《娇娇师娘》

秦夙见凌峰还没有动静,紧张地看着他,眼神中是慌乱又是热情,道“还没有进来吗?”

“现在就来。”凌峰微笑着一顶,秦夙娇体大震,却没有扭动臀部避开,她咬着牙等待着那痛苦的一刻。

凌峰道“不要太紧张,我暂时还不会进去的。”

秦夙有些羞恼地道“我、我,是女人第一次都……会紧张的……”她紧张地看着他的脸,那一张如星的眼眸闪烁着无限的柔情……她感到自己的被一火热巨物塞住了,那种压迫的感觉越来越浓,就好象她的紧闭的身体受到侵袭。

凌峰突然提七星玉珠挺进……

秦夙清晰地感到凌峰正把往难她身体里压,仿佛到一定程度,凌峰的身体便因了她的皮肉的无法拉伸,继续的挺进,一阵微微的不适传遍她的全身,可她好喜欢七星玉珠上的温度,那种烫热的感觉……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那里浅浅的一道缝儿,会容得下这根超巨的东西,她感到微痛。

眉头皱了起来,但没有喊出声,秦夙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凌峰,双手紧紧地攀在她的背上,一双白玉似的美腿正张开,却因为凌峰的突进,她双腿的肌肉在打颤,双腿渐渐地僵硬,但她怎么也不能令自己的玉蚌硬起来,女人的那里,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的柔那么的软,有时候还湿湿的。

“痛吗?”凌峰道。

“一点点……很胀、很烫……我……喜欢……”

凌峰笑道“我也喜欢,你那里好肥,包夹得我紧紧的,很舒服。你,要不要我变小一些,待会全部进去之时就不会太痛……”

秦夙道“就……就这么大吧……我不要太小……太小没有那种胀痛的感觉,我……我想,我喜欢那种胀胀的感觉,好充实。”

凌峰神秘地一笑,秦夙仿佛感觉到他增大了一些,胀得她的身体包好结实,那种仿佛象是身体胀胀的充实感,令她把一些些的痛也忽略了。

“喝,我进去了!”凌峰沉腰一挺,没有任何犹豫,撕破所有的阻挠,迅猛的往她身体挺进。

竹筒?!这虽然不是逍遥记载的十六极品女人,但是也是一种民间盛传的名品,这种女人宽度一直没有改变,里外都同样宽度,有如竹筒般直深,所以,很不容易到达,一般尺寸的男人,通常都没办法达到目的,败兴而返。碰到这类女人,既短又粗的男人如果没认清它的构造,只是如蛮牛般横冲直撞,不但白费力气,反而会把自己磨擦得皮破血流∶不容易进到里面时,往往都已满身大汗,全身瘫软,四肢无力,那里还有后劲完成好事呢?女人也一样,她没办法达到**,只有在旁干焦急。

凌峰天生异禀,对付那种女人都是一套本领。

“啊……痛呀……”秦夙双眼突睁,巨大的痛苦令她放声大呼,她的双手在凌峰撞破自己的的刹那,她的心脏也在那一瞬间似要停止跳动。在那一撞里,一种比痛苦更强烈的感觉传遍她的全身,初次的她受到这种冲击,僵的娇体的某些部分微微颤动,她定定地看着凌峰,这个男人的东西深入在她的身体里,象是把她的身体撑裂了,她痛得眼泪急急地流,嘴里呼着一字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