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娇娇师娘》

第二天一早,生活一切照常。

凌峰照样下山背水,回来打柴、打铁等等,干的都是必修课。

这样子的日子,一过就是十多天,直到掌门陆青枫闭关出来,但是凌峰一直没有见到自己的师傅。按理说自己是陆青枫的嫡传弟子,怎么着也要见上一面吧,可就是不召见。凌峰心里嘀咕道,这么久都没见师傅,这华山难道是师娘在做主吗?而且陆青枫深居简出,根本没有几个弟子能见到他。

练功之余,凌峰就问何伟秋“二师兄呀,听说师父都出关了,他什么时候会召见我们这些弟子呢?”

何伟秋摇头道“小师弟呀,我也不太清楚。据说师父出关之后,除了见师娘跟覃畹凤还有大师兄之外,没有见别人。”

凌峰听了反而心里不爽,心想,自己是新收的弟子,照理说师父现在已经知道自己上山了。他根本没见过我这个弟子,总应该见见才是呀。天下哪有师傅不见徒弟的,就是师傅不见徒弟,也要让徒弟去拜见师傅吧。

凌峰笑了一下,说道“师父他刚出关,一定有许多要事要处理。我想咱们很快就能见到他老人家的。”

何伟秋很世故的一笑,说道“我想也是呀∶了,小师弟,咱们闲话少说,还是干活吧。”

凌峰答应一声,就按何伟秋的吩咐做了。

一连又是数日,凌峰都是规规矩矩塌实地练功。这些日子在华山生活,自己每天下山,基本上都会在小镇停留一个时辰左右,不做别的,就是为了跟紫菱约会。反正他是越干越精神,越有力量。换做别人,只怕做完一个时辰的男女功课,早就软瘫无力的,哪里还能有力气被一百多斤的水上十几里的山路?可是凌峰不然,每次告别紫菱,都是精气神十足,充满力量。这只能用天生异禀和怪胎来解释凌峰的身体行为。

在华山也差不多一个月了,凌峰也对华山了解了一个大概,除了师傅师娘,和包括自己在内的七个嫡传弟子,华山还有一千弟子,其中入室弟子六百,俗家四百。另外华山还有四大长老,他们并没有跟华山弟子一起住华山本部,而是分散在华山七十二峰独居,四大长老三男一女,最年长的已经九十多岁,是五代长老,扶持过五届掌门,最年轻的不到五十,是上任掌门夫人,据说也是师娘的母亲,因为上届掌门失踪,她从此独居在玉女峰。四大长老很少插足俗世之事,除非是华山有大灾难,要不然他们是绝对不出来的。他们深居简出,隐居在华山,整天钻研华山各项绝学武功,他们每过五年,就从众多华山弟子当中挑选自己的认为资质最好的弟子进行传授,传授的内容就是他们研究的最新心得体会和武学成就,以便华山的武功能获得更加的发扬光大。或许这就是华山派在近几十年中为什么长青不败,傲笑武林的原因,因为他们身后有着强大的支撑。